首页 > 教育 > 正文

摒弃门户之见让学生自由飞翔

[摘要] 我对这个问题算得上有发言权——因为我便是一个每天都把“老板”挂在嘴边,跟着导师做实验、搞科研的在读博士生。相比于“授业师徒”之间的脉脉温情,这种类似雇主与雇员的工作关系,似乎显得冰冷、坚硬而不近人情,

从“以教师为中心”向“以学生为中心”的转变以及探究式教学和课堂革命的进一步发展,是20世纪60年代以来席卷全球教育界的基本趋势。这也符合全国高校本科教育会议“以此为基础,回归常识,回归职责,回归起点,回归梦想”的要求。

然而,出于同样的原因,在研究生培训方面,我们面临着另一种情况。研究生教育通常采用导师负责制。导师在研究生培养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形成了以教师为中心的组织。随着招生规模从本科扩大到研究生,本科扩招过程中逐渐出现的一些问题也在研究生培养过程中逐一出现。

一个突出的问题是“师生比”的不平衡,这导致导师的指导不到位。人类的能量是有限的。除了教学和研究的巨大压力之外,大学教师还有一个最佳的余地来指导他们能够教学和承担的研究生的规模和人数。

因此,我们经常看到这样一种现象:新提拔的硕士学位指导和博士指导仍然可以在指导的头几年因材施教,根据每个学生的特点进行有效的指导,激发学生的创造力。大约3年左右,当他带来的学生覆盖所有年级并稳定到更高水平时,他们不禁感到虚弱和疲惫。很难考虑到每个学生的成长。他们的注意力和引导力会降低,学生的成就感也会降低。

从我对研究生的个人指导来看,每年大约有2-3名研究生和1名博士生。如果你全力以赴,被指导的研究生人数将达到7-9人。如何保证培训质量并对每个学生负责?导师对学生来说是“一对多”的情况,但是从“以学生为中心”的角度来看,他们是“一对一”的——每个学生只有一个导师。这是一对矛盾。

因此,一方面,我提醒自己,作为一名教师,我应该始终注意这种不平衡的情况,并尽最大努力增加与学生的接触和沟通。另一方面,他们也被建议在与学生的交流中进行“反周期调节”。对于硕士学生来说,他们会花更多的时间在图书馆学习,与博士生相比,他们被导师讨论的机会更少,所以有时他们需要更积极地与导师交流。至于博士生,他们应该反过来增加坐在长椅上学习古典文学的时间,以形成一个树篱。

更基本的解决方案是建立一个基于“学生、学习和学习”的开放社区。这个社区可以容纳传统“教师”所隐含的师生关系。此外,应该有一个相互鼓励和促进共同增长的愿景。值得注意的是,在研究生教育阶段,基本的组织模式已经不再是本科生的班级制度,但每个研究生仍然有强烈的需要建立一个新的集体认同,因为它的速度快,路程长。召开阅读会议,重点是学习和讨论交流;在农村地区、工厂和车间开展集体学术项目和社会研究。这些都是研究生培养过程中的有效手段。

强调以上几个方面并不是为导师松绑或推卸责任,而是敦促导师真正注重“引导”和“塑造”。相当多的导师也同意一种流行的观点,即他们的工作仅限于指导论文的写作,甚至个别导师也不能做到这一点。对于那些等待的人来说,“导师-学生”的关系被异化为“老板-员工”的关系。

事实上,导师更重要的工作是“指导学习”,传播知识,传播思想,传播真理,塑造灵魂,塑造生活,塑造新人,碰撞思想,分享经验,激发灵感,在相互教学的过程中激发创新,形成一个不可分割、相辅相成、相互充实、相互实现的学术共同体。

导师不仅是指导研究生论文的教师,也是研究生科研的合作伙伴、思想培养的主要负责人和健康生活的重要监督者。在做出决定的特定时刻,老师必须学会“放手”——让学生更好地成长,放弃“拱顶山”的“门户观”和他们周围自私的想法,让他们“自由飞翔”。这种定位是对传统任务型“师生”关系的超越,是更值得追求的高质量“师生关系”。

教育是一个缓慢的变量。教书育人一直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导师需要总结经验,了解实践中的规则。像人民教育家宇易一样,他们一生都将是教师,一生都将学习成为教师。

这篇文章来源于《中国青年报》的客户。欲了解更多激动人心的信息,请下载中国青年报客户端(http://app.cyol.com)

时时彩计划 天津快乐十分 北京快乐8投注 福建十一选五投注 pk拾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