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 > 正文

风高浪急的大海就是我们的战场

[摘要] 大风浪进入傍晚愈加狂暴,狂风巨浪似乎要把戚继光舰吞噬。晚上,舷窗外最大浪高超过5米,值更的学员陈国琳双耳挂着塑料袋伏在海图桌上赶着完成作业。“风高浪急的大海就是我们的战场。”实习大队大队长赵继东说,大

"大海有暴风雨,所以要注意所有船舱舷窗的水密关闭!"9月22日,正在进行远程实习访问的戚继光号船在东海某海域遭遇台风塔巴(Taba)。随着海洋条件变得越来越糟糕,船上的许多学生表现出晕船症状。他们怎么能勇敢地面对风暴,迎接海洋的这份“欢迎礼物”?

在05层1号教室,记者按照计划路线参加了培训课程。陈晓凤是一位有丰富航海经验的老师,他紧紧抓住扶手,尽量减少随船摇晃的程度,并按照教学计划正常授课。“哇!”教室后面的学生李嘉文成为第一个把头埋在塑料袋里的人。“别管我,我很好。”脸色苍白,他紧紧地绑着塑料袋,擦去嘴角的污渍。“最初我觉得我能忍受,但当我低头看那些密集的图表时,我情不自禁,”李嘉文向记者示意,并一直在图表桌上忙碌着。教室里,呕吐声一个接一个响起,但是没有一个学生离开。他们只是在桌子上躺了一会儿,努力计算船的当前位置。

晚上风浪越来越大,大风大浪似乎吞噬了戚继光的船。第一次登船的学生马·凯南也严重晕船。在从餐厅回到宿舍的路上,他不由自主地以“S”字形走着,但他手中牢牢地握着盘子。“有些学生害怕在餐厅吐痰,所以不吃饭,所以我给每个人都带了一顿饭。”

记者跟随他回到生活区,参加由他和室友徐小凤发起的“生活区小讲堂”活动。我看见他们积极地说话,分散了眩晕的注意力。这位“热心的哥哥”也自愿在小清洁时打扫厕所,尽管他在清洁时呕吐。

晚上,舷窗外的最大波浪超过5米高,值班学生陈郭林用两只耳朵把塑料袋挂在海图桌上完成作业。夜间飞行原本是为了赶路,但也是为了迎接恶劣的台风和大浪。普通人站着发抖会感到不舒服。此外,为了专心画画,记者忍不住为他捏了把汗。"在波涛汹涌的大海中航行,感觉就像坐在一部不断快速升降的电梯里。"陈郭林说,这个航行之夜注定是艰难的。是在床上休息还是继续做作业?他记得鲁花老师在课堂上说的话:“在波涛汹涌的大海里晕船是正常的。你应该主动克服它。如果你继续屈服,你将总是被困难所压迫。”想到这里,累了,他只有一个想法:一边吐痰一边画画,为他上任前的最后一次航行画一个不寻常的句号。

记者参观了每个学生的小屋,发现这些年轻学生并没有被大浪吓倒。"暴风雨的大海是我们的战场。"这句话已经成为其中最受欢迎的一句。

实习大队大队长赵季东说,在波涛汹涌的大海中航行对学生来说是最好的航海课。坚持在波涛汹涌的海面上进行教学和训练,不仅可以培养学生顽强的战斗作风和严谨细致的航海作风,还可以为他们穿越咆哮的西风带的下一次航行做好准备,西风带在航海领域被称为“死亡通行证”。

pk10投注网 500万彩票网 贵州快3 中华彩票网